水色素顏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399回复:7

[连载][連載原創]Void Setup(DM/RW)108.7.1頂樓更新第二章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9-05-20 18:39
Void Setup (  注意 仿生人AU)

1.merchandise


跩哥馬份已經後悔,從踏入這家店的第一步開始。

他皺著眉頭走近吧台,一路上揮開那些往自己身上招呼、不停傻笑獻媚的女人,一邊試著不去挑剔眼下這個充斥著廉價裝潢、昏暗的燈光和刺鼻香水味的小小俱樂部,更別提周遭那些男男女女壓抑的、曖昧的喘息聲。

他身旁的損友布雷斯煞比斜靠著吧台,用一種堪稱玩味的神情盯著他俊美的面孔。「怎麼?大少爺不習慣?」

他看了布雷斯一眼,沒吭聲。

「我早就說過了,這種地方不適合你,」布雷斯戲謔地撇了撇嘴,一邊招手向酒保要了兩杯馬丁尼,「你不缺錢,更不缺女人,何必來這種地方找罪受?」

「我…」他才開口,就被一陣女人的驚叫聲打斷。

「…天啊,我的衣服!你這笨手笨腳的傢伙!叫經理來,我看你們要怎麼賠我?」

跩哥循著那歇斯底里的女聲望去,不遠的包廂處,有個衣著俗麗、濃妝豔抹的中年女人正插著腰,怒氣沖沖地指著一個半跪在她腳邊、穿著侍應生服裝的紅髮男孩大罵。

「老娘好不容易來這裡找樂子,沒想到居然給我這種瑕疵品,怎麼?嫌我沒錢?瞧我不起嗎?」

和女人同行的女伴們跟著怒責辱罵,尖銳的嗓音混雜著四周的香水味、酒味及汗臭味,讓跩哥頭痛欲裂。

「看來是做那個的,特地來尋歡作樂。」布雷斯聳聳肩,晃了晃左手小指頭,湊向跩哥耳邊低語,音調裡滿是不屑,「她們也只買得起這類三、四流的仿生男妓。」

如果是平常,跩哥早就ㄧ把厭惡地推開布雷斯,但他現在完全被那個『瑕疵品』所吸引了。

跩哥不是沒見過仿生人,作為神聖血統的二十八姓,較之於其它逐漸沒落的名門氏族,馬份家族不只權勢震天,也由於當今家主魯休斯馬份的商業眼光和投資手段,幾近掌控了英國大半經濟商會,更是瑞斗仿生科技集團的原始股東之一,而身為這一切的唯一繼承人跩哥馬份,所見過的仿生人從舊型的機械內裡到如今最新型的高嵌纖紡身軀,數以千計。

但這個不同,即使在明晦不定的光線下,那鮮艷耀眼的紅色髮絲依舊,彷彿黃昏時分映照著落日光輝的雲彩,閃閃發光,吸引了他所有的注意力。

「嘖,受詛咒的衛斯理紅髮。」布雷斯察覺了他的眼光,啜著雞尾酒輕蔑地哼了聲。

跩哥瞥了布雷斯一眼,並沒開口,他們彼此心知肚明,三年前的那一場滅門血案—衛斯理夫婦和七名子女,一家九口倒臥在大廳中,無一缺漏,豔麗如椿花般盛開的緋紅髮絲映著滿地血泊,蜿蜒成河的血腥新聞畫面,幾乎震驚了整個英國上流社會—也讓衛斯理家那著名的紅髮和禁忌、受詛咒劃上等號。

不過,即便沒有這個駭人聽聞的滅門慘案,原本被列為神聖氏族之一的衛斯理家族,早就因為幾代當家主人支持仿生人的自由人權,而被其他氏族所排斥、貶低,並冠上『純種叛徒』的稱號,更別提世代與衛斯理家為敵的馬份家,甚至有謠傳指出魯休斯馬份正是這樁血案的幕後指使人。

跩哥起身向吵鬧的起源走去。

包廂裡還在爭吵不休,只是多了個禿頭、長相猥瑣的小個子男人,正不停地鞠躬哈腰、努力地想向那群女客解釋些什麼,想來應該是店裡的幹部之類的。

然而,女人的聲音更加拔高尖刻了。

「…經理,你給我說清楚,找這種紅髮傢伙來,連個眼色都看不懂,臉蛋漂亮又有什麼屁用,這不是找我晦氣嗎?」

被指為晦氣的紅髮男孩,似乎不為所動,依然半跪著在女客身旁,低著頭,手裡拿著抹布,專心地試圖擦拭女人顯然已被酒漬深深沾染的裙角,。

女人頤指氣使、氣勢洶洶地朝俱樂部經理步步逼近,不想反被拉住衣角的男孩所絆住,一個踉蹌差點跌跤,只見她怒氣更盛,反手朝紅髮男孩臉上狠狠就是一巴掌,男孩沒來得及閃躲,猛地跌倒在地。

而心有不甘的女人仍沒能完全洩恨,腳上一雙金色超高跟涼鞋想也不想地往紅髮男孩身上狠踩,先在對方背上踢了幾腳後,眼看又想在男孩那緊抓著抹布的纖白指節上重重踩下。

「住手。」跩哥皺著眉,跨前一步,正好擋住女人半空中的高跟鞋,女人一下失去平衡,幾乎撞倒在一旁隨後進來的布雷斯身上。

「幹什…」女人餘怒未消,一肚子怨氣正待發作,一抬頭卻見到跩哥那俊俏完美的面龐和精美合身的衣著,立刻怔愣住。

布雷斯煞比及時接住女人半傾倒的身子,他原來還有些懵懂,見到這一幕卻瞬間瞭然—沒人能忽略馬份家少主那俊逸出眾的相貌,哪怕只要一個眼神、一個笑容,都能輕易讓女人為之尖瘋狂 。

只見強壯英俊,有著深黑膚色的男子眨眨眼,朝懷中的女人綻開一個露齒微笑, 一面將她扶起。「親愛的小姐,別生氣了,這樣會影響你美麗的容顏的。」

要知道,布雷斯煞比的家世、資產雖遠遠不如馬份家,但布雷斯那遺傳自有著當代第一絕色美女稱號的母親的俊俏外貌,絲毫不遜於跩哥,更別說比起神情冷漠嚴峻的馬份少爺,他那笑容可掬的滑溜態度更加討人喜歡。

饒是見多識廣、玩弄男人於股掌之間的老練妓女,也不得不稍稍融化在棕膚帥哥的笑顏攻勢之下,更何況他的下一句話立刻引起了包廂內其他女客的嬌聲歡呼:「這樣吧,為了不讓美麗的妳感到不開心,我讓經裡找幾個店裡最新型的侍應生過來,好嗎?今天晚上的帳,全部,算我和我朋友的。」

特地加重了朋友兩字,布雷斯故意轉頭看了跩哥一眼,見後者沒反對,他使了個眼色,示意俱樂部經理立刻照辦。

原先還惴惴不安,不知如何善後的小個子男人,見到不只有台階可下,還有錢可賺,忙不迭地招呼了幾個模樣端正、光鮮亮麗的仿生男孩過來。

只能說不愧是最新的仿生機種,男孩們一進到包廂,殷勤討好的態度和年輕漂亮的肉體立刻吸引了女客的注意,撫摸著仿生男孩們蕾絲襯衫底下光滑裸露的胸膛,女人們咯咯笑個不停,樂不可支,早就把方才的不愉快拋在腦後。

而作為始作俑者的紅髮男孩,仍舊低著頭,一動也不動,保持著和剛剛一樣的姿勢,半跪在滿是髒污的暗紅色地毯上,彷彿在尋思些什麼。但或許是為了更加討好女客們,身為經理的小個子男人並沒打算放過男孩。

模樣醜惡的小個子經理一把揪起紅髮高挑纖細的身軀,兇狠地將他踹向包廂外的牆角。

「養你是做什麼的?叫你再不長眼!笨手笨腳的,客人你也敢得罪。」

紅髮男孩吃了痛,整個人撞上貼著俗麗花樣壁紙的裝飾牆面,生理性的淚水順著秀氣的臉龐流下,只見他悄悄地捏緊了拳頭,卻沒能反擊。

見到紅髮男孩吞忍沒反抗,矮子經理更加得意,待其它客人不再注意他們,他再次抓住男孩稍長的紅色髮絲,將後者拖向俱樂部的僻靜角落,接著,又是一陣拳打腳踢。

「你腦袋裝屎嗎? 連端個酒都不會?」小個子男人辱罵道。

「可是…她…她碰我。」紅髮男孩囁嚅著辯解。

「碰你又怎樣?」男人冷冷嗤笑一聲,「只要客人想要,你連屁股都得賣!」

男孩驚恐地瞪大了眼。「…」

「怎麼?像你這種沒有社會碼,沒被改造過的古老機種,要不是我可憐你,你有地方可去嗎?」

「我…」

一個聲音冷冷地響起。「既然如此,我就把他買下來吧。」




2.Evaluate

對於突如其來的提議,小個子經理有些錯愕,他瞇起那本就小到不行的眼睛望向出聲提議的跩哥馬份,眼中的精光一閃而過,讓他看起來就像隻在水溝暗處過活的老鼠。

「少爺,這可怎麼說才好呢?」小個子一臉諂媚地搓著雙手,露出一對尖銳暴出的門牙。「我們這裡可是合法的正當地方,不作那些仿生人的非法買賣…」

跩哥一陣冷笑。「收容沒有社會碼的仿生人會是合法地方?我當你說笑的吧。」

小個子抹抹額頭上的冷汗,跟著陪笑,他不清楚跩哥的來歷,但暫且不論跩哥那一身名牌訂製款的合身衣著,光是剛剛的出手闊綽,口袋裡沒幾個錢還真做不到。

而且,他突然想起最近的傳聞,某個上流富家公子正在倫敦各個大大小小的俱樂部頻繁出入,四處打聽紅髮的仿生人--先不提紅髮人種本就少見,在衛斯理家血案傳出後,紅髮在人們口中已成了一種不可言說的禁忌,連瑞斗科技集團也悄悄地減少了紅髮仿生人的產量,至於那些早幾年出產的紅髮樣式,則紛紛回收或改造了當初出廠的設定,也讓市面上的紅髮仿生人更加罕見稀有。

但畢竟是受詛咒的紅髮,就算減少數量,似乎也不曾因此而提高市場價值,所以當紅髮男孩上門哀求收留時,掌握整個俱樂部營運業績的他不只斤斤計較,也擔心這機型會受到客人的嫌棄厭惡,不敢輕易讓男孩出面接客,所以男孩雖然來了快三個月,也頂多在廚房打打下手,要不是今天人手不足,他也不會讓紅髮男孩出現在客人面前。

當時小個子男人只是打量著臉上仍帶著傷的紅髮男孩,心裡暗暗盤算,或許是古老機型的緣故,男孩似乎無法像新機種能夠在短時間內自動修復皮肉傷,又和普通人類一樣得吃喝拉撒睡,看來真要男孩出場待客,恐怕還得先花一大筆錢進廠改造…。

他精明的小腦袋原以為這條生意大大虧了,沒想到這下居然撿到寶,碰上發財的大好機會。

「多少錢?你開個價吧?」跩哥側了側頭,不耐煩地問。

「這…我們這裡的貨品是非賣品的…」俱樂部經理的小眼珠滴溜溜地一轉,「少爺若是想嘗嘗鮮,倒是不妨多光顧…」

「廢話少說,」跩哥皺眉,聲音裡滿是煩躁,「你只管開價。」

「不,我不賣!」男孩大喊,忿忿地轉向跩哥,臉龐上那抹瘀青格外醒目。「多少錢我都不賣!」

第一次,跩哥近距離端詳紅髮男孩,紅髮男孩的眉眼顏色很淡,膚色白晰,甚至不能掩蓋在雙眼底下的淡黑陰影,而那精巧的下巴有如古典瓷器娃娃,淺金色的眼睫毛半掩著,在水綠眼瞳上輕輕灑下新鉤月一般的簾幕,微翹的鼻頭上有幾點淡色雀斑,在那之下則是弧度略揚、帶著玫瑰色澤的雙唇。

如果不是知道眼前的紅髮有其原型,跩哥一定會讚嘆製造者的巧思,相較於個個完美齊整、無可挑剔、仿彿希臘雕像般的最新仿生人機型,紅髮男孩其實更像造物者隨意捏造的手作品——不那麼精雕玉琢,卻更加栩栩如生、獨一無二…

當然,或許有人會說,如果五官再細緻一點,或者再粗曠一些,男孩會更加好看一些,但跩哥也無法想像紅髮男孩可能會有的其它模樣。對他而言,紅髮男孩恰恰和他記憶中一模一樣,或者更倔強、更成熟一些。

此刻,那雙湖綠色眼眸,正怒瞪著他。

跩哥輕蔑地一笑,「作為一個沒有社會碼的仿生人,你知道你沒有太多選擇嗎?」

男孩沒理會他,逕自轉向店經理,低聲請求著,「佩魯迪先生,我願意做任何事,只求你不要將我賣給他…」

「真的嗎?」被稱為佩魯迪的店經理眼睛一亮,顯然有了其它打算。

「是的,只要能讓我留下來,我…我什麼都願意…」男孩困難地嚥了嚥口水。

「是啊,」跩哥依舊冷笑,聲音裡卻有了慍怒,「包括讓幾百個男人操翻你的屁眼。」

「哇喔。」布雷司忍不住發出了讚嘆聲,不是他誇嘴,認識跩哥十幾年來,這是他第一次聽見跩哥爆粗口,當然,跩哥馬份絕非什麼不出惡言、謹言慎行的乖寶寶,甚至在霍格華茲就讀時還以毒舌見長,但如此粗鄙下流的字眼,真是有生以來首次從馬份家少主口中冒出來,可見跩哥有多麼看重這件事。

只見紅髮男孩臉色一陣蒼白,卻依舊不願屈服,「即使這樣,那也與你無關。」

「好吧,既然你這麼說,」跩哥昂起下,眼中閃過一抹狡黠,「經理,一萬個金加隆足夠包這傢伙一個月吧?」

店經理的眼睛簡直是閃閃發亮了,一萬個金加隆?那幾乎可以買半個新型仿生人了,跩哥接下來的話,更讓他的下巴幾乎掉了下來。

「我再出一萬個金加隆,誠徵想上這個傢伙的男人,每幹一次就給一百個加隆,而你,每找一個男人來,就另外給你十個金加隆。」

「跩哥馬份,你這個混蛋!」男孩衝口而出。

跩哥冷冷一笑。「怎麼?你現在肯承認我是你的主人了嗎?」他步步逼近紅髮男孩,聲音裡有種咬牙切齒,「你,為什麼要逃走?」

「我沒有逃走,你也不是我的主人,」男孩堅持道,清澈的眼眸閃過一絲敵意。「我是自由人,要去哪裡是我的自由。」

「自由人?別開玩笑了,」跩哥挑著眉,又是一聲冷笑,「你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嗎?我父親根本不可能放你走。」

他一把抓住男孩的手腕。

跩哥苦苦追尋了三個多月,這個自馬份莊園逃走的紅髮仿生人,不只是他那被譽為史上最頂尖的仿生人製作天才的恩師塞普勒斯史內卜,到目前為止最精巧細緻,為了馬份家當家主人魯休斯而特地製作的手工訂製品,可能也是唯一的仿真人──仿造神聖二十八氏族中的衛斯理家族最後一代主人,亞瑟衛斯理的青少年時代模樣。
1#
发布于:2019-05-23 23:34
哇哦看看我发现了什么宝贝!
水色大产新粮了好激动!~
真的是最好的520礼物啦~
好新奇的设定~被有些笨拙单纯的仿生人Ron莫名激起了凌虐欲和保护欲呢~【喂!】
期待后续发展~所以可怜的小罗尼被买下后会被跩哥调教吗?~搓手手~【开玩笑hhh】
一清为炼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2#
发布于:2019-05-30 21:09
啊,原谅我现在才看到啊,水色太太真的超级棒,开的新坑也是超棒,底特律背景下的爱情真是让人按捺不住的激动啊,期待大大更新
ali_houston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3#
发布于:2019-05-31 04:46
居然是底特律AU!期待後續><!!!
然二桑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4#
发布于:2019-06-16 00:16
maya太期待后续了(搓手
蒟蒻藕汤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5#
发布于:2019-06-22 09:27
水色太太的新坑 太开心有新粮可以吃~ 真的好喜欢dmrw的AU向 新的世界观背景下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发展 搓手等后续 期待更新!
水色素顏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霍格沃兹学校校长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6#
发布于:2019-07-01 21:29
頂樓更新第二章,
抱歉,依然是我寫到爛的兩代糾葛梗,
反正我就是喜歡馬份和衛斯理世仇糾纏不清。

~~~~~~~~~~~~~~~~~
TO 蛀牙小工队:

蛀牙大,辛苦了,
真的很抱歉,
感謝你這幾年來對RON的家的努力與支持(鞠躬),
本來很想多積極發文讓這裡再度熱鬧起來,
但我最近一直忙於工作,很少有心思寫文,
也老是趕不上大家的新春、生日賀文的節拍,
雖然想索性把之前的文坑填一填,
又覺得幾篇續篇都是悲文,
不怎麼適合節慶發文,
只好再開新坑丟上來,
感謝蛀牙大不嫌棄,
也希望大家能夠發現RON的好和萌點。


TO 一清为炼大、ali_houston大:

底特律是很有趣的仿生人設定,
可惜我只在網上管中窺豹,
完全不太熟習它的底蘊和結構設定,
但願這種半吊子的鬆散AU,
不要讓兩位失望才好。

說到底,紗米花大的足球AU才是最強的,
結構嚴謹又能有趣地套用在DR文上,
希望紗大能早點填完【Transfer Rumours】。

TO 然二桑大、蒟蒻藕汤大:

感謝兩位的支持。(鞠躬)
reneecai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7#
发布于:2019-07-17 21:59
好好看!谢谢水色太太的新文!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