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aakitof
七年级学生
七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10335回复:59

[all/RW][完結原創] Kiss Mark (DM/RW,雙子/RW, BY:sanaakitof)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11-01-07 20:23
寫在前面:

這篇文是跟友人小樂玩的圖文交流用文。
單篇文章,跟之前的作品沒有關係的新故事XD





Kiss Mark

當跩哥在榮恩的頸間落下那個吻時,榮恩的神智還很清楚。

「馬份…別鬧……」榮恩發出細細的抗議聲,因為他聽見了不遠處有著另外兩個人正在說話。

「噓。」跩哥只以一個音節作為回應,並沒有停下來的打算。

榮恩有些絕望的想著,算了,什麼都隨便吧,然後任由對方持續那些動作。

他們身處在走廊的角落,這裡一點兒也不暗,窗戶就在榮恩的背後,陽光透過玻璃們灑了進來,他迷濛地打量著在自己胸前的男孩,鉑金色的頭髮染上一層柔和的光暈,看起來有那麼些夢幻。

就在他幾乎因此恍神的時候,一個小小的疼痛喚回了他的神智。榮恩知道到跩哥柔軟的唇在自己肌膚上的游移,他能感受對方淺淺的唇痕,由上而下地,撓得他有些癢,然後在某處停滯下來,又是一個小小的疼痛。

那是馬份留給他的,淡紅色,在白晰脖子上再明顯不過的吻痕。

榮恩的衣領又被拉下了一吋,眼前的男孩似乎玩上癮了,絲絲溫熱的氣息噴吐在鎖骨之上,伴隨著短暫的甜蜜。

然而走廊轉角那頭,突如其來放大的聲音,讓榮恩重新意識到他們是處於一個隨時會被瞧見的狀態。

「…三十個銀西可!如何?」
那是榮恩再熟悉也不過的,自己其中一個哥哥的聲音。

「小聲點,弗雷,」不出所料地,另一個一模一樣的聲音響起,「你希望被多少人知道!」

「噢,只要不是恩不里居。」弗雷慵懶的回答。

那兩個人又重新壓低了音量,討論起他們的話題。

榮恩現在完全清醒了,他從那些悉悉索索的雜音得知,他的雙胞胎哥哥們正談到了有關新的惡作劇商品,但是那些都被恩不里居禁止了,該死的老蟾蜍。

接著他想起了眼前的這個傢伙,跩哥‧馬份,討人厭的史萊哲林,恩不里居的走狗,而現在居然還有臉纏著自己親熱!

榮恩有點生氣了,他扯了扯那頭整齊的金髮,將對方從自己身上硬生生地拉開。

「發什麼神經,鼬鼠。」被打斷而顯得有些惱怒的馬份,不滿的盯著他。

「你!」榮恩拉高了音量,「從我的身上離開!」

「為什麼?」金髮危險地瞇起了眸子,「難得波特沒像隻臭蒼蠅黏著你,這種機會很常有嗎?」

「關哈利什麼事啊……」榮恩咕噥了聲,他很不欣賞眼前的人總是對自己最親密的友人充滿敵意這一點。

跩哥沒有回話,他再度低下頭,於榮恩的頸間逕自地游蕩。

溫濕的觸感讓榮恩嚇了一跳,這小子居然伸出舌頭舔他!榮恩皺起眉頭,不愉快地推開了金髮男孩,又惹得對方送上一個白眼。

「聽著,」榮恩也同樣瞪回去,「弗雷和喬治就在前面,他們隨時會發現!」

「那又如何?」跩哥只是聳聳肩,「這不是什麼問題。」

「不!」榮恩堅定了自己的語氣,反駁道:「我不想被任何人看見。」

高傲的馬份挑起了半邊眉,他不以為然的說道:「那好,我只好向校長報告,你那兩個窮哥哥在密謀違抗她,」頓了頓,「這樣或許能把他們給趕走,他們將不會再成為你拒絕我的理由。」

「他們才沒有!」榮恩朝著他罵道,這才發現自己似乎太大聲了,才調整過音量,「你說的完全是狗屁。」

僅管他同樣認為,他的那對兄弟正在企劃些什麼,他也同樣相信,他的兄弟們不會向恩不里居低頭,但是在這個馬屁精面前,說什麼也要袒護自己兄弟。

金髮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那麼你現在就閉上嘴,安靜點就不會被發現。」

說罷,跩哥又回到了榮恩的側頸,重覆著剛才的動作。

暖呼呼地氣息,帶著清新好聞的味道,馬份大少爺的身上總是有股香味,這讓他又快要再度沉醉於其中。
但是當脖子上又被扎了個甜美的疼痛時,榮恩的理智彷彿又回到了他的腦子,弗雷和喬治說話的聲音雖然不大,但是還是傳到了他的耳裡,這再次提醒他關於他們現在的處境。

「停下來,馬份…」榮恩掙扎的推開了金髮,有些責備地眼神怒視著對方。

「又怎麼了?」這次跩哥的聲音聽上去已經開始不耐煩了,灰色的眸子半瞇著,閃著危險的光芒。

榮恩一手摸上了自己的脖子,連鏡子都不用照就知道這一切有多麼荒唐,他忍不住斥責道:「你已經做得夠多了。」

「還不夠。」金髮哼聲,不悅地看著他。

「至少,不要在這裡,」他的聲音愈來愈小聲,「下次換個地方再繼續……」榮恩能感覺到自己的臉龐在發燙,耳朵也是,他猜想自己一定臉紅了。

然而教他詫異的,是眼前的金髮男孩白皙的雙頰,染上了迷人的粉紅色。沒有半點瑕疵的漂亮肌膚,配上因感情波動而晃漾的灰藍色瞳仁,看上去更增添了點魅力。

「……好吧。」對方妥協了。金髮男孩似乎也查覺到了自己的表情變化,因而伸出手,想遮住臉,但卻又遲疑地退到了嘴邊,榮恩知道那是對方害臊的表現。

坦白講,榮恩不討厭對方現在的模樣,那個總是心高氣傲的馬份,也是有令人覺得可愛的一面,讓他忍不住想緊緊抱著對方的那種。

就在他還滿足於金髮的誘人模樣時,出其不意地,對方完美的臉忽然靠近了他,等他意識到時,榮恩已經得到了一個蜻蜓點水般的吻。

「衛斯理,你現在的表情真是蠢到極點,你知道嗎?」跩哥在離開榮恩嘴唇時說了這句話。

「什麼?」榮恩瞇起眼,思考還停留在前一秒的吻上。

「蠢到讓我想立刻把你給吃了。」金髮勾起了一個得逞笑容,讓他沒有馬上反應過來。

而當榮恩會意以後,那個金髮的史萊哲林已經背對著他離開了,並且還能夠看見那意氣風發的背影,簡直可恨的要命。

到底是哪個白痴覺得那傢伙可愛的?!榮恩這麼想著,他能發現自己的臉比起剛才又更熱了。

不過當他的目光掃到窗戶上的玻璃時,他從反射過來的倒影得知自己的臉在很短的時間內由紅轉白,溫度瞬間就冷了下來。

梅林!他頸子和鎖骨上的吻痕,至少超過十個!

他驚慌地拉起領子,下意識的想遮掩這一切。該死的馬份,那個總是帶給別人困擾的雪貂臉!

他懊惱的緊抓著領口,他現在得回寢室一趟,拿點什麼把這些丟臉死人的印記給藏好,不然他會換來哈利質疑的目光,或是妙麗,甚至其他人,他可能為因此成為葛萊分多的好友們接下來整個禮拜調侃的對象,光是想像就教他害怕!

不,他絕對不會讓這種事發生。

榮恩將自己的手握的更用力了些,儘管這並不能讓領口就此固定在脖子上,但是他卻始終保持著這個姿勢,直到穿過葛萊分多交誼廳,回到屬於他的寢室為止。

所幸一路上沒碰到什麼人,頂多就是在門口撞到奈威時,奈威問了他為什麼要抓著領口不放,也讓他打哈哈給蒙混過去了。

他在床上迅速地翻找了一會兒,又在櫃子裡亂摸一通,最後才在皮箱的最底層找到了比爾留給他的二手圍巾,因為天氣還沒有很冷,所以自從去年冬天戴過之後,就一直被壓在箱底,沒機會拿出來用。

然而現在榮恩不得不使用這條圍巾了,他將紅黃相間的毛料纏過自己第一圈時,已經非常氣憤了。

見鬼的馬份總是隨心所欲地做想做的事情,總是不顧及是否會帶給別人困擾,比如說他,他現在就非常的為難。
最要命的還是他居然一而再地對那個金髮男孩心軟,誰來給自己下個索命咒算了!

榮恩將下巴都縮近了圍巾裡,鼓著臉,氣嘟嘟地往大廳前進,他現在可真是餓壞了,希望哈利和妙麗有記得要留個位子給他。

大廳的四張長桌早已坐滿了不少學生,霍格華茲的食物一向好吃得教人驚豔,空氣中飄著令人口腹大開的食物香味,刀叉碰撞的聲音聽上去又更添食慾。

榮恩延著葛萊分多長桌的邊邊走著,哈利他們不喜歡坐在門口太近的位置,所以他向大廳更裡面的位置移動,眼角餘光瞥到了柯林盤子裡的起司培根,他的肚子又再次著急的發出咕嚕嚕的叫聲。

差不多長桌中間的地方,哈利坐在那兒衝著他揮手,而妙麗就坐在對面,椅子旁邊還放了幾本書,普等巫測的逼近讓她幾乎一刻也離不開書本,榮恩好奇那些反胃的東西就放在旁邊,為什麼還有心情吃飯。

在他鎖定目標以後,他又加快了腳步,想早點坐下來品嘗這頓美好的晚餐時光。

「這不是小榮榮嗎!」
他的哥哥,在他從他們身邊經過時,忽然搭住了他的肩膀。

「幹什麼?」他回頭,然後對上意料之內的那張臉,仔細端詳了一下,這個是弗雷。

接著旁邊的喬治也發話了:「小榮榮,急著吃飯嗎?」

「廢話。」榮恩翻了個白眼,他現在餓極了,哈利跟妙麗正在等他,他轉身就要朝目的地繼續前近。

「等一下。」弗雷又將榮恩拉了回來,只看他笑嘻嘻地開口,問道:「剛才,你是不是在三樓的走廊做什麼壞事啊?」

「啊?」榮恩睜大了眼,三樓走廊,他剛剛跟那個臭雪貂就在那兒親熱,而且他可沒忘記他的雙胞胎哥哥們就在附近,他已經格外的小心了,難道還是不小心被發現了嗎?

見他遲遲沒有回應,弗雷又補充道:「我跟喬治看到你逃走的背影,」他抓著榮恩肩膀的手有些用力:「別跟我說這麼笨的跑步方式除了你還有別人,說吧,你聽到了什麼?」

「聽到什麼?」榮恩眨了眨眼,他不知道弗雷指的是什麼。

「嘿,兄弟,別裝傻。」弗雷將手從榮恩身上離開,榮恩登時覺得肩部以下輕鬆很多,「我跟喬治的發明可是機密,不歡迎外人偷聽的。」

「外人!」這個單字令榮恩敏感地發出怪叫:「我可是你們兄弟!」

他剛才還替他的兄弟們在馬份面前撐腰呢!現在居然當成外人,榮恩感到相當的不平衡。

「噢,好吧,無論你聽見了什麼,忘掉吧。」弗雷雙手抱胸,「這些都是商業上的考量。」

「我可什麼都沒聽到,你們的那些亂七八糟的破事我一點興趣都沒有!」榮恩回嘴,他皺著眉,試著讓自己看上去更有魄力些。

「那麼,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弗雷似乎還不打算放過他,又丟了個問題過來。

榮恩被弗雷的問題給考倒了,該死的,他總不能說老實地出來,他和那隻神奇的彈跳小白貂就在角落邊談情說愛吧。

「我早說過了吧,弗雷。」這時喬治卻聳了聳肩,替榮恩化解了這個危機:「小榮榮大概只是剛好路過。」

榮恩用力的點了點頭,表示贊同。

「看吧。」喬治得意的笑了笑,朝弗雷伸出一隻手。弗雷呿了聲,有些不情願的地從口袋裡掏出幾個納特,交到喬治手上。

他的好兄弟居然拿他來賭博!看著這一幕的榮恩吃驚的張大了嘴,而且說不定這還不是第一次!

就在他準備向他的哥哥們發脾氣時,卻又因為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而被打斷。

「對了,小榮榮。」這次換成喬治抓住榮恩的手腕,帶點玩味的表情看著他,「打從你進來以後,我跟弗雷就在討論,你為什麼要戴著比爾的圍巾?」

「對啊,我們在走廊上看到你的時候,還沒有這玩意兒吧。」弗雷接著說:「現在的氣溫很舒服啊。」

「咦?」這個問題讓榮恩下意識地用沒被抓著的手,摸上了那紅黃相間的毛料,將之又提高了些,「呃,我會冷。」

弗雷吹了個口哨,有些戲謔的看著他,「小榮榮,你的臉好紅唷。」

「我才沒有!」話一出口,榮恩也感覺到雙頰逐漸攀升的熱度,他慌張地低下頭:「我、我要去吃飯了,哈利他們替我留了位子……」

「很可疑喔。」喬治和弗雷對看一眼,然後一齊觀察起榮恩的表情。

「就說沒有了嘛!」榮恩甩開了喬治的手,他覺得自己臉燙得像是剛從爐上拿起來的熱鍋。一聯想到食物,他的肚子又不爭氣的叫了起來,他好餓。

「好吧,你怎麼看,兄弟?」弗雷問向喬治。

「嗯,跟你想的一樣,兄弟。」喬治這樣回答了弗雷。

低著頭的榮恩用眼角餘光快速地在兩人身上打轉,他的雙胞胎哥哥們笑得賊兮兮地,多年被欺負的經驗告訴他,接下來等著的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他幾乎把臉都埋進了圍巾裡,一個跨步,打算逃到哈利那邊。

「站──住。」故意俏皮地拉長了語尾,弗雷從背後架住了榮恩的雙臂,在他的耳朵旁輕輕吹氣:「小榮榮,別馬上就跑掉啊。」

「放手啦!」榮恩大聲驚呼,他試圖抽回自己的身體:「我好餓!我的肚子在叫,你們都聽到了!」

「讓我們先把事情搞清楚,會讓你去吃飯的。」喬治繞了過來,擋在榮恩正前方,衝著他微笑。

噢不,千萬不要是他想的那樣。

但是事情還是往他所預料的那條路發展了,喬治毫不客氣地抓起他的圍巾,扯了一小段,讓他的頸子因而暴露了出來。

喬治在看見榮恩的頸間之後,明顯的倒吸了一口氣,「哇喔!」

「什麼?」弗雷也將頭湊過來,榮恩猜測自己的鎖骨也被看見了,因為弗雷的角度正好。

「看來有人捷足先登囉。」喬治的唇勾起了個弧度,看著弗雷,「別表現得太難過,兄弟。」

「你還說我呢,兄弟。」弗雷輕輕的哼了聲,呼吸就拍打在榮恩的耳根,搔得他有些癢,「說吧,是哪個傻女孩留給你的?她肯定忘了把她的眼珠子帶來霍格華茲。」

「不關你們的事啦!」榮恩有些氣惱的回答,他的臉頰愈來愈燙。

「快說,不然我們也替你留幾個在身上。」弗雷在他耳邊說道,榮恩雖然看不見弗雷的臉,但是從喬治的神情可以得知,他們肯定達成了什麼共識。

喬治向榮恩眨了眨眼:「小榮榮,是弗雷讓我這麼做的,可不能怪我喔。」之後便揚了個不懷好意的笑容,往他的頸間一靠。

接著,他渡過了此生最羞恥的一個晚餐。

他只能看著喬治的髮旋發呆,然後感受到鎖骨上有個小小的疼痛,他感受到好幾道好奇的目光,他們可是在大廳耶!

榮恩覺得十分丟臉,他瞧見不遠的地方哈利和妙麗也正看著這邊,他眼前的是喬治,身後的是弗雷,他掙扎著,他真的得去吃飯了。

「應該是你們忘了把腦子帶來霍格華茲。」一個清冷的語調在背後響起,榮恩回過頭,就看見聲音的主人站在弗雷身後,用弗雷方才的句子諷刺著。

「馬份!」榮恩叫出了來人的姓氏。

「哼,三個衛斯理。」跩哥‧馬份擺出了不可一世的臉,看起來不怎麼高興,「整個大廳的人都在看戲呢。」

經過跩哥的提醒,榮恩才想起自己的脖子已經沒了保護,這讓他的頭垂得更低,梅林啊,請千萬別讓大家看到他圍巾下的東西!

「好的,所以你是專程來看戲的嗎?」喬治不慍不火地回應:「我們對史萊哲林要額外加收表演費,一枚金加隆,如何?」

「無聊。」馬份刻薄地說:「你們擋到我的路了。」

榮恩不知道眼前的馬份是真的打算從他們之間穿過去,還是特意來救自己的,無論如何,他輕易地利用了這個空檔,從已經放鬆鉗制的弗雷手中溜開,並且重新圍好了圍巾。

馬份家的獨子鄙視地哼了聲,然後從他們之間走過。

但是榮恩沒有漏看掉金髮男孩有意地瞅了他一眼,這讓他也回予一個眼色。

「真是討人厭啊,那個魯休思的兒子。」弗雷淡淡的說道。

「你也很討人厭啊。」榮恩朝弗雷擠了個鬼臉,頭也不回地往哈利那頭跑去。

「嘿,你被討厭了!」榮恩不用回頭也能聽到,是喬治的笑聲,說不定喬治正勾著弗雷的肩膀往他這邊看著呢。

當他在哈利身邊坐下以後,妙麗便主動的替他遞上一杯南瓜汁。而哈利也露出了關懷的神色。

「出了什麼問題嗎?」哈利的鏡片下有著溫和的綠色眼睛。

「沒事。」榮恩接過了南瓜汁,喝了一口,「弗雷跟喬治又找我麻煩罷了。」

「我看到馬份也在那兒,」哈利看上去有些擔憂,「他可是恩不里居督察小組的一員。」

「嗯,真的沒事。」榮恩放下杯子,替自己的盤子裝了點培根:「他嫌我們擋路,算了吧,他總是這樣故意找碴。」

事實上榮恩是很高興的,他已經知道馬份是有意幫著自己,淡淡的甜蜜在心底漾了開來,只可惜礙於身份的對立,他沒辦法將這個小小的幸福與他最好的朋友們分享。

「你們應該多花點心思在學業上。」妙麗從她椅子旁拿起了一本厚重的精裝書,「距離普等巫測可沒多少時間,希望你們到時候都已經準備好。」

「噢,妙麗……」榮恩看著那本已經被翻得有些破爛的書,痛苦地沉吟了聲。





「今天晚餐怎麼一回事?」跩哥的聲音自榮恩的頸間傳來,榮恩看見那鉑金色的髮絲在自己的二手袍子上,被月光照的有些絢麗。

他伸出一隻手,輕輕的撥弄這些在月光下閃著銀色光芒的頭髮,沒有很專心聽對方的話,只是胡亂回應了聲:「你指什麼?」

「你的兩個哥哥,」金髮男孩抬起頭,背著窗戶,他潔白的臉龐披上了一輪淡淡的輪廓,「他們在所有人的面前替你印下了這個!」

語畢,跩哥便低下頭,在榮恩鎖骨前的某個吻痕上咬了一口。

「嘿,」榮恩發出了不滿的抱怨聲,「這樣會痛!」

換來的是對方的淺淺的笑聲,然後他對上了那雙在月色下也是銀色的眸子,裡頭閃爍著眷戀的色彩,讓他不自覺地也掛起了一個微笑。

他和馬份的戀愛談得很辛苦,他們什麼都不一樣,學院不同、出身不同、價值不同、立場不同,而且對方不像他有著一大群兄弟,所有的東西都是全新的,最好的。

因此他總是想不明白,為什麼這個倨傲的男孩會喜歡上自己,他們每次見面時都是針鋒相對的,但是這個世界就是這麼奇妙,梅林還是讓他們選擇了彼此。

他們在人前仍然是衛斯理與馬份的關係,水火不容,互相憎惡,而一旦只剩下兩個人的時候,他們只是榮恩與跩哥,沒有那些討人厭的束縛,也不必在乎其他人的看法。

但是他們能夠獨處的時間並不多,例如現在,級長夜巡是個很好的藉口,他們可以避開多餘的耳目,在無人的空教室裡,靜靜地享受這份得來不易的幸福。

他凝視著他的眼睛,而對方也同樣凝視著他,然後又得到了一個吻。

起先是溫柔的試探,唇跟唇之間的碰觸,榮恩感受到對方軟軟地薄唇下的愛意,漸漸由淡轉濃,他們的唇瓣交疊,舌頭互相糾纏著,擦過了門牙,清香的薄荷味傳了過來,混合滑溜的水聲,刺激他的感官。

過了一段時間,他們才分開。他覺得有些暈眩,迷濛地望著金髮,而男孩也同樣望著他。

之後俯身又是一個吻,他的腦袋已經思考不下任何東西,只有無限的情意。

「我就說嘛,小榮榮的對象才不是女孩子。」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他們驚愕的分開了,榮恩回過頭,看見他的雙胞胎哥哥們,一左一右地靠在門邊。

「可惡。」弗雷不怎麼愉快的自口袋裡又掏出一些納特,交到喬治的手上。

而喬治只是似笑非笑地接了過來,「謝了,兄弟。」

「你們……」榮恩吃驚地看著他的哥哥們,幾乎說不出話。

「很驚訝嗎,小榮榮。」喬治看了看跩哥,再看了看榮恩。

「我們也很驚訝啊,」弗雷聳聳肩,「居然是跩哥‧馬份,那個小魯休思。」

榮恩唰地紅了臉,正要開口,卻聽見身邊的金髮搶在他之前:「兩個衛斯理,違反校規,我很樂意向上頭稟告。」

「不!」這次換榮恩說話了,他一個勁地抓住了馬份的袖子,「他們是我哥哥!」

「喔,你似乎公私不分吶,鼬鼠。」馬份挑了起半邊眉,看上去有那麼些惹人厭,「我已經決定了,飛七會很高興又有學生可以處罰了。」

說到飛七的名字時,弗雷和喬治都笑了聲,但是榮恩並沒有將注意力放在那之上,只是衝著金髮氣鼓鼓地說道:「你不能這麼做!」

「我當然能。」說罷,馬份還特意的亮了亮他的級長徽章,下面有個小小的銀色字母,那是督察小組的證明,「葛萊分多扣十分,因為這兩個衛斯理私自在夜晚游蕩。」

「馬份!」榮恩責備的叫了聲,「真是夠了,我要回去了。」

「衛斯理,你也得扣五分。」馬份帶著惡作劇的神色看著他,「因為你打算離我而去。」

天啊!這是什麼見鬼的理由!

「跩哥‧馬份!」榮恩氣的跳了起來,「我討厭你!」

「才不呢。」馬份反駁,「你喜歡我!」

「一點也不,我討厭你!」榮恩朝他吐了個舌頭。

「別說謊,你明明喜歡我。」金髮看上去有些著急了,但是榮恩仍然堅持自己的看法。

而他的那兩個好哥哥卻幸災樂禍地竊笑著,讓榮恩又轉頭瞪了他們一眼,頰上還染著紅暈。

「我有個主意,兄弟。」弗雷開口,然後看向喬治,「我們或許可以幫他們一把?」

「別傻了,兄弟。」喬治回答,「那樣你可就真的沒有機會了。」

「機會可多著是呢。」弗雷不以為然的說道,「不過是個馬份罷了。」

「你確定?」喬治確認地問道。

「確定。」弗雷點了點頭,「那可是我們最親愛的小弟弟呢。」

「好吧。」喬治同意了。

接著,弗雷與喬治異口同聲地,朝跩哥喊了個咒語。
榮恩不過眨了下眼,就看見跩哥整個人像是被繩索給綁住般,無法動彈。

「衛斯理!」倒在地上的跩哥憤怒地大吼,「該死的,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弗雷、喬治!」榮恩有些慌了,他朝著他的兄弟們大吼,「你們又幹了什麼!」

「他在生你的氣呢,」喬治揶揄的以手肘撞了撞弗雷,「怎麼辦,你的小榮榮不高興了。」

「你的小榮榮可不止只生我的氣。」弗雷拉開了喬治的手,向前靠近了榮恩一步,「白痴,我們可是在幫你呢。」這句話是對著榮恩說。

「我才不是白痴!」榮恩皺起了臉,不悅地盯著弗雷。

「好的,小榮榮,」喬治繞到他的身後,就像晚餐時間時弗雷做的那樣,從背後架住了榮恩的手臂,「你之後會感謝我們的,我保證。」

「你們要幹什麼?」榮恩警戒的看著他哥哥的笑容,嫌惡地往後縮了縮,結果反而將自己整個人陷進了喬治的懷裡。

然後出乎預料的,弗雷吻上了榮恩的頸間,並且發出了嘖嘖的音效,在他的脖子上印下了一個痕跡。

榮恩還沒反應過來,任著他的哥哥替他解開了襯衫扣子,慢慢往下親吻。

「給我住手,衛斯理!」跩哥在旁邊大聲叫出口:「他是我的!」

榮恩對上了那對充滿著佔有慾的目光,這再度讓他的雙頰發熱。

「你的什麼?」弗雷已經解開了榮恩所有的扣子,正在親吻他的肚子,「他是我們的小弟弟,你呢?」

榮恩差點要代替跩哥回答這個問題,但是身後的喬治卻在這個時候說道:「小榮榮,你不專心唷。」並且攫住了他的嘴。

跩哥看上去更惱火了,大吼著:「誰管你們是什麼,他只能是我的!」

「喔?」弗雷抬起頭,有些打量的目光看了過去,「但是小榮榮說討厭你呢──」

那不是事實!榮恩正想這麼回答,才開口,就讓喬治的舌頭趁機溜了進去。

「見鬼,那只是個誤會!」跩哥反斥。

「啊,但是我們都聽到了,不是嗎?」弗雷向上看了喬治一眼,然後對著榮恩勾了個笑容。

榮恩對於他這兩個哥哥的想法一點頭緒也沒有,他的腦部因為缺癢而遲緩了思考。

「夠了,我不在乎你們怎麼想!」跩哥又是一聲大吼,榮恩恍惚地看見金色劉海下的額角冒出了汗水,「這只是情侶拌嘴,你們搞不懂嗎?」然後往榮恩的方向看了過來,「衛斯理,告訴你那兩個蠢哥哥!」

彷彿聽到跩哥的這句話,才讓他清醒過來。榮恩別過臉,離開了喬治的吻,「好吧,他說的是真的。」

「真的嗎?」喬治瞇起了眼,有些質問性地看著榮恩。

「你愛他?」這句話是弗雷說的,才說完,又在榮恩的小肚子上偷了個香。

「是的!我愛他!」跩哥拉高了音量,「你們別再碰他。」

「怎麼辦呢,喬治?」弗雷將頭靠在榮恩的肚皮上,紅色的髮絲搔得他癢癢的。

「怎麼辦呢,弗雷?」喬治反問,低頭在榮恩的肩胛骨上咬了一口。

而榮恩對於金髮的告白還沒緩過來,當然更早之前他便已經從對方那裡得到過一個,只是從來都不是這麼毫無形象的、激動無比的。

「好吧,喬治。」弗雷頓了頓,才續道:「時間也差不多了。」

「嗯,雖然不是我想聽到的答案,不過算了。」喬治眨了眨眼,然後便放開了對榮恩的箝制。

弗雷也快速地從榮恩身上離開,「那小子你得自己想辦法,我們要走了,霍格華茲內沒辦法使用消影。」

話一說完,兩個人便一塊兒打開了窗戶,跳了出去。

「怎麼回事?」榮恩疑惑地望著兩個哥哥消失的方向,青色的月亮依然高掛在天上。

「喂,先替我解開。」不滿的語氣喚回了他的注意力,榮恩才想起還有人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抱歉。」他對金髮史萊哲林這樣說,然後掏出魔杖,解開了咒語。

「哼。」解開束縛的跩哥第一句話,便是:「該死的,葛萊分多還要扣上更多分數。」

榮恩不滿的呼道,「你不可以這樣!」

「我當然可以!」跩哥抓著榮恩的襯衫,氣得發抖,「看看他們都對你做了什麼!」

「這沒什麼,不過是個玩笑。」榮恩不以為意的說道。

「玩笑?!」跩哥看上去憤怒非常,「他們做的比我還多!」

「他們……」榮恩知道對方所指的是弗雷親吻了頸間以外的地方,「他們只是我的哥哥……」

「哥哥!」跩哥氣急敗壞的大吼,「全天下只有你的哥哥們會對他的兄弟這麼做!」

「你又沒有兄弟,你怎麼能這樣說!」榮恩不滿的努了努嘴。

「我當然能,因為我的腦袋還長在頭上。」跩哥哼聲:「而你卻沒把腦袋帶來學校!」

「馬份,你想吵架嗎?」榮恩想起了晚餐時發生的事,跩哥的確用這句話嘲笑過他們。

倏地,一道尖銳的開門聲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很好,很好,」飛七揚了個笑容,露出了他黃黃的牙齒,看上去有那麼點陰森,「兩個級長,在這個地方爭執,」不懷好意的眼珠子在兩人身上打轉,「衣衫不整,看來還有打架,我得去報告校長。」

他的那兩個好兄弟!肯定知道飛七快過來了,才會馬上落跑。

榮恩金髮彼此對望了一眼,灰色的眸子裡有絲戲謔,這讓他感到有些挫折。

梅林,他相信卑鄙的馬份能夠用個種理由,說服恩不里居那個蟾蜍般的老女人,替自己開脫;但是他可不認為這個愛欺負人的戀人,會順便幫他找藉口,而他也不把握能強辯到什麼。

榮恩預料到之後可能會面臨的處罰,感到更加沮喪了。


END
东扶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
发布于:2011-01-07 20:40
这里面的小D很可爱啊~~
好甜的文
喵喵怪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2#
发布于:2011-01-07 21:54
我之觉得双胞胎很惨...
因为在下是站在双胞胎这边的...
嗚呼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3#
发布于:2011-01-07 22:18
從噗浪看到這篇的時候就超爽阿wwwww
我一直覺得後面雙子那樣做的時候,都有一隻小雪貂在惱羞憤怒彈跳著(???
跩哥真的是急得跳腳吧XDDD梅林可惜他只能躺在地上大吼大叫XDDD
下次換個地方再繼續吧你們(?)
Day
Day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4#
发布于:2011-01-08 10:10
雙子很強大﹗這篇的每一個人也很萌,只是雙子,你們如此被炮灰,有些可惜。
跩哥氣得跳腳那段很有趣﹗
yoyochan1987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5#
发布于:2011-01-08 10:37
双子也好萌啊,捂脸
小雲藍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6#
发布于:2011-01-08 10:49
好可愛的文章
我有點希望
是雙子榮......
malarkey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7#
发布于:2011-01-08 12:43
这篇很可爱呀~~~不过替小D怨念来着……
“他們做的比我還多!”这句把我萌翻了~~~
干脆往下写吧楼大~~~~想看他们最开始怎么在一起的,还有最后小D的“愿望”是怎么终于实现的……
xiaoluoluo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8#
发布于:2011-01-09 10:38
楼大更文速度真的超级的快啊……飞7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11231561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9#
发布于:2011-01-09 15:26
这个可爱死了,我喜欢看小D为了ron生气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