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chelle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阅读:3757回复:48

[完结原创]I Think(DM/RW,伪DM/HP,BY:伪川)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21-09-23 08:37
胡思乱想一下
德拉科·马尔福 x 罗恩·韦斯莱


我爱上了我的死对头,他似乎也喜欢着他的死对头。
我爱上了德拉科·马尔福,而他喜欢哈利·波特。
前半句我只和赫敏说过,后半句是我觉得。
呃,至少跟特里劳尼教授不靠谱的预言相比,我对我的第六感还是很有自信。
这份感情从一开始就来错了时候,就在他银灰色的双眸轻蔑地扫视过我,最终把全部注意力给了大难不死的男孩的时候,我发现我嫉妒得发酸。
我在魔法史课上用羽毛笔将他的名字写满羊皮纸,我在斯内普的威压下借莫须有的名义偷瞟着斯莱特林中耀眼的金色,我在魁地奇学院杯金红的观众席中大声呐喊着没有主语的“加油”。
我觉得我疯了,就像赫敏刚开始觉得的那样。
“罗恩,别和我开玩笑。”她分明知道我没有开玩笑。

从什么时候,这颗种子在我心中埋下并发芽?仔细想想,或许火车上不太愉快的初遇,除了是霍格沃茨之于我的起点,更是德拉科·马尔福之于我的开始。

“鼬鼠,别磨蹭。你大概也不想耽误了下午的变形课。”德拉科修长的手指穿插在我的发间,凭他自己喜欢的频率施力。我跪伏在他的腿间卖力动作,上半身脱了个精光,而他和上午去上魔药课着装唯一有所不同的只是拉开了西装裤的拉链。黑漆漆的巫师袍搭起一座不透光的墙,我被严严实实地遮挡住,即使此时哈利破门而入,也一定认不出我是谁。
他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年纪,身下的东西却像是背着他提前成熟了几年,我的嘴巴吞吐着这根性器,不多时就开始发酸,舌头也不似先前那么灵活,只好含着龟头吮吸,再埋下头像在霍格莫德的街边吃雪糕一样舔舐柱身。没什么性器该有的腥膻味,想必有他洁癖的一份功劳。
这无疑让只懂得享受的小少爷不满意了,他拍拍我的肩胛骨示意我站起来并坐上他的大腿自己动作。我向梅林发誓,我是真的很爱德拉科·马尔福,包括家族遗传的自私自利,但那绝不意味着我就要接受这个累死人还不讨好的体位。
“我不想,这太累了。”我自己都没意识到这根本就是在撒娇,“而且你的袍子并没那么大。”
德拉科在与性有关的事情上没他平时那样耀武扬威的姿态,我抬眼透过浅色的睫毛欣赏他因为情欲而染上暖色的苍白脸颊,空气中溢满了薄荷木甘甜与苦涩夹杂席卷的味道——一个强大α的信息素,即使像我这样的β也能感受到。
沉默在空气中凝固,如果它有形态,到底是更像噬魂怪还是默默然,我也拿不定主意。但它只坚持了三秒便被熟悉的刻薄话语打散:
“希望你在做这档子事的时候闭上嘴,韦斯莱。”
我忍着小腿肚久跪的酸麻,认命爬上他的大腿。这只讨人嫌的白貂,如果今天跪在他面前的是我的好友哈利·波特——不,他大概舍不得让地毯磨红他的膝盖,更别提来一场充斥着控制与放肆的性爱。
那应当是我认知中完美的交合,浅色与深色的发丝像猛兽交尾纠缠,散发出独属于优质α与Ω结合时暧昧的味道。他们会在唇齿触碰中泄出愉悦的呻吟,每一次爱抚都倾注着爱意,直到成结,他的颈后将永远散发出薄荷木的香气……
突如其来的痛感把我从幻想拉回现实,我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你是狗吗?痛死了。”我几乎摸不到的腺体上又多了一道牙印,他一定是用牙齿咬破了我的皮肤,毕竟我总不可能拥有血腥味的信息素。
“如果你不走神的话。”德拉科似乎已经很不耐烦,金色的碎发散在额头上,他索性丢下袍子空出手来将头发别到耳后,而我也就完全暴露在灯光下。
与他的一丝不苟恰恰相反,即使没有镜子我也能想象到自己现在狼狈又放浪的样子。略长的红发被汗水打湿,紧紧黏着脸颊,而我因为双手都撑在沙发上无暇顾及。女孩子才会喜欢把头发留长,甚至德拉科传言中的姘头潘西·帕金森都不比我头发的长度。但是他喜欢,不知道这颗金色的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德拉科要求我这么做。
不得不说,他的技术越发好了,我极力控制着大脑不去胡思乱想,沉浸在极致的快感当中,爱需要理由,性不需要。性器在体内肆虐的感觉令人疯狂,我感觉到它抵在β发育不完全的生殖口,并试图进入。
简直是个疯子,我停下不自觉扭动着的腰,头靠在他的肩窝:“拿开你的东西,你想让我死——”
柔软稚嫩的穴口甚至还没他狭隘的心眼大,疼痛像黑湖底的水草般缠绕着我的神经,我知道,百分九十九的情况下,德拉科是不会理会一个炮友的提议的。
昏过去之前,我照例感叹了自己对他的了解之准确。

和往常一样,再次醒过来时我已经衣冠整齐地躺在金红色的床单上。周身萦绕着薄荷木的气味提醒我这并不是一场梦,我强忍着酸痛坐起来,下一秒哈利就破门而入:“上帝啊,幸好你已经起床了,罗恩,再晚点我们就会被变成怀表的。”我无力地冲他眨眼,连纠正他“应该是梅林”的力气都不剩了。
霍格沃茨应当设计一个学院内的飞路网,希望下一次哈利再去见邓布利多时能一并上报我的诉求。
英格兰的初冬总是格外湿冷,然而我没空再去乱成一团的被窝里寻找温暖的围巾和毛线帽子,唯一能让我暖和一点的大概就是那四下透风的巫师袍和韦斯莱家火红的头发——即使是视觉效果也能让我感觉稍好点。哈利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的头发剪短了些,连安慰作用都所剩无几。
我们匆匆赶到变形课教室,人已经到齐了,阿尼玛格斯形态的麦格教师蹲在讲桌上盯着我们——我没敢和她对视,随便拉开空着的椅子坐下来。由于来晚了,我只好坐在了哈利的斜后方,而当我松一口气拨开发丝抬头看,发现前面那个金色的后脑勺正是前不久刚对我施虐的罪魁祸首。
梅林在上,怎么就让他如了愿。
我更愿意他的身边是我,而并非他的“心上人”——虽然后者会令他心情愉悦点,下一次我也就能好受些——罗恩·韦斯莱,你到底在想什么?如果不是在上课,我真想像尼古拉伯爵那样把自己的脑袋揪下来看看里面究竟装了什么。
或许是我抓狂的动作过于浮夸引起了异响,德拉科和哈利同时转过头来看我。他们成了面对面的姿势,只有光能从两人之间的缝隙里挤进来,像一对受神眷顾的亲密伴侣。我在德拉科疑惑又鄙夷的目光中呆滞了几秒,而后装作冷到不行的样子缩着脖子。说来还要感谢他让我留着长发,否则我现在要靠什么来躲避现实呢?

我背靠墙壁,没敢直视一下课就把我堵住了的某人,但是余光告诉我,他现在的脸色很不好,就像是一年级时第一次被皮皮鬼戏弄之后的那样。
什么怪脾气?他明明已经和哈利共度了一节课的时光了,我只是小小地打扰了那么几秒钟罢了。
“我是说,你用不着顾着我。”当然好像从来也没有过。
一向碎嘴的小马尔福没应答,银灰色的眼珠一动不动地锁定我,确实很令人胆颤。
下一秒我便感受到一阵刺痛,他拽着我耳边的一簇头发,发疯似的将我拉向他。这注定又是另一个血腥的故事,德拉科的嘴唇很薄,据说薄唇的人都很薄情,大概也是挑人灵验。很明显,他既薄情,也相当滥情。我不喜欢他常年看上去无甚血色的唇,但吻起来的柔软温热却与他本人的刻薄相去甚远——如果亲吻的时候不用他的尖牙利齿啃我的话,那会是非常好的体验。
这个意料之外的吻不过十几秒便结束了,他与我分离时冷空气趁虚而入,我这才想起中午的那场闹剧让我与温暖的羊毛围巾相隔两地,而接下来我需要去空旷透风的球场看哈利训练。
我象征性地抱怨两句,没想到下一秒视线就被银绿色占据得满满当当。不知在哪家高级服装店定制的围巾柔软舒适,比我自己那条暖和得多。
“我要去找哈利。”说着我扯了两下围巾,看着松松垮垮的结竟然没那么好拉开,“拜托,你不会真要我带着这个去吧。”
“你刚刚说的,别给你面子。”他把我乱糟糟的头发拨开,没轻没重地在耳朵上捏了下,可我记得我明明不是这么说的。

我当然不可能戴着这条沾满薄荷木味的绿围巾去魁地奇球场,只能绕道回塔楼里取我自己的。这可不仅是浪费时间的事儿,霍格沃茨城堡的楼梯爬起来并不轻松。中午性爱后的酸软劲尚未消退,接着下午脑力体力活动一齐压上来,导致我在夜巡的时候头沉得像被人打了一记昏昏倒地。
但大脑的混沌并不妨碍我认出来者的身份,德拉科提着灯照了照我,似乎是发现我围的东西颜色不对:“你穷酸了十几年的脖子是不习惯高档货吗?”
要是往常,我一定已经跳起来踢上这只白貂的脑袋,可是肌肉的乏力让我连嘴巴都懒得张开。
“嗯。”权当是吧,我哼哼了一声,厚重的鼻音让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觉得你不太好。”他嘴上这么讲着,脚下倒是火速跟我拉开了距离,没良心的马尔福。
“我还觉得你现在应该和我去找庞弗雷太太。”
“我觉得我不需要。”
小病小灾就要往医务室跑不是韦斯莱的作风——好吧,我承认,是因为医务室里不仅有庞弗雷太太,还有在训练时狠狠摔了一跤的哈利。
做爱之外,我和金发斯莱特林很少能有独处的时间。级长夜巡是极少数的没有了德拉科那群讨厌跟班的清静时刻,他会大发慈悲地和我调调情,虽然那腔调还是一如既往的欠揍。

十分钟后,我在医务室里和一旁的好友大眼瞪小眼。我注意到了他对随行而来的斯莱特林的惊诧,正想开口扯个谎——“我可不想明天在走廊里看见一具鼬鼠尸体。”德拉科抢先开口了,他那着急解释的样子让我没来由地心烦。
于是我干脆借口要休息,把脸半边埋进枕头里,顺便指挥在场唯一一个健康的闲人把床之间的帘子拉上。马尔福少爷显然没被任何人使唤过,此刻摆着一张臭脸迟迟不打道回府,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你怎么不告诉我哈利·波特在这”。他的目光胶着在我身上越久,我就越觉得因为感冒上升的体温愈发灼痛。
现在你可以去看望哈利了。我对他做了个口型,然后一把蒙起被子,表示我看不见听不着的诚意。
“罗纳德·韦斯莱。”德拉科完全没有意压低的声音在寂静的房间中尤为突兀,每一个字都像雷击打在我的耳膜上,“你究竟在搞些什么,自从我们在一起之后。”
我觉得,不仅是我呆住了,一帘之隔的哈利应该也没太反应过来。
“所以,你觉得我们只是床上的关系?”见我没回答,他言语中颇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α的威压猛地布散开来,爆炸开的薄荷木味刺激得叫我喘不过气。真是大事不妙了。
幸好庞弗雷太太没过多久就回到了医务室,狠狠斥责了乱来的α。这天晚上将至未至的暴风雨最终也以我后颈上多了几个深深的牙印告终。

之后,我和哈利都十分默契地没提过那天晚上的事,直到某天格兰芬多与斯莱特林共听一节占卜课。
“其实我早就闻见了,你身上总有那个味道。”在德拉科第不知几次投来会飞的纸鹤骚扰我时,传闻中的救世主摸了摸鼻头,略有些不好意思地捅破了窗户纸。

我差点捏碎手里的茶杯。
梅林的内衣内裤鞋子袜子,或许选择相信我自己的直觉,才是我最糟糕的直觉。

END
Carnation27
五年级学生
五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1#
发布于:2021-09-23 11:41
好看!请问还有没后续吗?
Rochelle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2#
发布于:2021-09-23 16:00
Carnation27:好看!请问还有没后续吗?回到原帖
谢谢~没有后续啦
peggy3161997
霍格沃兹毕业生
霍格沃兹毕业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 最爱沙发
  • 贡献达人
  • 社区明星
3#
发布于:2021-09-23 20:36
嘖嘖嘖嘖嘖,這個缺乏安全感的榮榮簡直不能更可愛了吧
總是被誤會的跩大概內心也充滿無奈,究竟是誰眼瞎了會覺得我看上破特?
最後的結局是皆大歡喜真是太好了,哈!
罗恩de妈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4#
发布于:2021-09-23 20:51
哈哈哈哈不愧是罗恩
kvener
六年级学生
六年级学生
5#
发布于:2021-09-23 20:54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罗恩就不该相信自己不靠谱的直觉
崔时
三年级学生
三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6#
发布于:2021-09-23 21:00
哈哈哈哈哈不愧是你,只有一茶勺情商的罗尼!
好笑之余又有点心疼马尔福,摊上这么个小笨蛋,不过至少罗尼还没舍得把你推给哈利,而是埋头猛喝醋!
十三一瞬
二年级学生
二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7#
发布于:2021-09-23 21:01
呜呜呜好可爱好可爱
Rochelle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8#
发布于:2021-09-23 22:11
崔时:哈哈哈哈哈不愧是你,只有一茶勺情商的罗尼!
好笑之余又有点心疼马尔福,摊上这么个小笨蛋,不过至少罗尼还没舍得把你推给哈利,而是埋头猛喝醋!
回到原帖
哈哈哈他才舍不得啦!
Rochelle
四年级学生
四年级学生
  • 社区居民
  • 忠实会员
9#
发布于:2021-09-23 22:18
peggy3161997:嘖嘖嘖嘖嘖,這個缺乏安全感的榮榮簡直不能更可愛了吧
總是被誤會的跩大概內心也充滿無奈,究竟是誰眼瞎了會覺得我看上破特?
最後的結局是皆大歡喜真是太好了,哈!
回到原帖
恋爱中的人没有头脑哈哈哈
上一页
游客

返回顶部